热点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媒体专访 >

正视婚姻躁郁症

发布时间:2014-01-17 13:33  点击数:
导读:本文载于 《医食参考》 2013年 第11期 作者: 熊玲 心理故事 大洋今年31岁,妻子小绢28岁。他们结婚4年,有一个2岁的儿子。他们曾有过一年很甜蜜的恋爱生活,自结婚4年来,吵闹了4年。儿子出生时,大洋的父母从小城镇住进了他们在大都市的小家, 小绢开始跟

本文载于《医食参考》 2013年 第11期 作者:熊玲

 

 

      心理故事   

     大洋今年31岁,妻子小绢28岁。他们结婚4年,有一个2岁的儿子。他们曾有过一年很甜蜜的恋爱生活,自结婚4年来,吵闹了4年。儿子出生时,大洋的父母从小城镇住进了他们在大都市的小家,小绢开始跟公公婆婆闹别扭,跟丈夫更是吵架不断,偶尔还打架。

 

    大洋是个很孝顺的儿子,行动多于言语,不善表露感情,在是非原则问题上很较真。他谈过两次恋爱,都是女方提出分手,他很防卫提及此事。小绢的个性较张扬,处事急躁,婚后逐渐变得有些尖酸、刻薄。起初,他们的吵架为一些意见分歧、与父母不和等问题,后来都是为丈夫打牌、两人无法沟通的问题开战。比较大的战争后,小绢要回娘家住一两天,在母亲的规劝下才回家。也因为不是大洋接她回家,小绢憋着怒火,回家后又会大战一场。两人疲惫之后会冷战一段时间。一般是小绢耐不住而主动理会大洋。日子久了,吵架之后小绢会说:“既然大家都难受,那就离婚吧。”大洋会冷冷一句:“随你的便。”小绢气急败坏、哭笑不得,她在心里琢磨:离婚吧,岂不便宜了你?不离吧,这日子又不好过。就这样,他们没法分离又没法和好地耗着。
    他们的婚姻,是现代婚姻躁郁症的写照:躁狂时,一方歇斯底里,一方出口不逊或大打出手,以两败俱伤收场。抑郁时,一方含冤诉苦或孤独落泪,一方忍气吞声或封闭自我,以防守冷战而告终。
    解读婚姻躁郁症
    躁狂抑郁症,因它是一种情感性精神障碍,故用来形容婚姻的情感障碍,既表达了婚姻问题的形式,也道出了婚姻问题的缘由。躁狂症或抑郁症,是个体的本能攻击性抑制后自己跟自己的内心较量与挣扎。可是上帝跟人开玩笑,将个人的本能攻击性战争放在了婚姻关系里进行,把两个原本不相干,身怀各自家庭建构的人格素质和爱恨情仇的人拴在一起,让他们要么是继续建构他们的人格和情感大厦,要么是开始去发泄和解决他们未曾解决的爱恨情结。如果是后者,婚姻生活便是一场躁狂、抑郁发作的持久战争,婚姻家庭便成为他们可以安全释放敌意、满足爱恨愿望的港湾。因为——
    躁狂、抑郁是新关系的逆转。男女结合为新伴侣的年龄大多在25岁左右,这时人的生理与精神发育已经成熟稳定,其生理结构和精神结构,均承载着各自家族血统的生理和文化基因素质,以及亲子关系的情感模型。寻找新伴侣时,刚好是携带原生家庭营造的“品味”最浓的时候,很容易按内心理想去找到另一半。恋爱时,双方均能被对方身上具备的自己所需的东西深深吸引,会进入一段甜蜜共生的爱情生活。如果结婚不久,为一些琐碎事相互猜疑、误会,相互责备、数落时,战争便拉开了序幕。在婚姻的头5年,如果两个人不够成熟,战争会向躁狂、抑郁状态的循环演变(当然,也有许多10年以上的婚姻,因各种原因形成婚姻躁郁症的)。这样的婚姻,不能不说是个人情感欲望在新伴侣关系中的幻灭,是他们受各自情绪情结的影响,将他们新结合的伴侣关系,推向了属于他们各自原生家庭的情感关系。在心理层面上,自己究竟在原生家庭关系里还是在婚姻关系里,已是模糊不清,一种没有心理边界的状态。
    比如前面案例中的小绢,她出生到她5岁时,父亲在外地工作,她跟母亲朝夕相处。父亲回到母亲身边后,时常也因各种原因不回家,夫妻关系很疏远。小绢从小就感受着母亲的那份孤寂、哀怨的情绪。对父亲,偶尔感到有父爱的欣快,但更多体验的是那份期盼父爱的渴望与缺憾。这样的情绪里,潜藏着对父亲“遗弃”母女的怨恨。因此在小绢的内心深处,有着共生依赖的缺失和幻想,也有着对异性父母爱恨交织的双向情感。在选择恋爱对象时,大洋的诚实和稳重,足以给她情感归宿的信赖感,这是她对理想异性的首要标准。进入婚姻后,发现大洋并非她想象的那么专一和可靠,竟然还那么自私(指他向着自己的父母、不顾她的感受)、冷漠(指打牌夜不归宿)。她的心理退回到恋爱时,感觉大洋身上还是有她理想的父性力量与厚爱。她很依恋这种感觉,舍不得放弃曾经有的或许依然还存在的感情。回到现实,大洋的沉默,让她倍感孤寂和愤怒。不料,她的躁狂症状又把大洋推向了更沉默和逃避的状态。小绢在他们的新关系中,无疑体验着她原生家庭时的那种母亲与父亲和女儿与父亲的情绪感觉。
    大洋在婚前之所以热恋小绢,是小绢的热情开朗(这正是大洋欠缺而渴望的)、小绢玲珑小巧的女人味(这是大洋从小就爱慕的异性类型)。婚后,他不断感受到来自小绢的尖酸刻薄,最让他伤感的是小绢对自己父母的生硬态度。但他的个性和反应方式,在他们的伴侣关系中,无意识唤起了小绢对冷漠(被遗弃)的不安全体验,激怒了小绢用冷漠他的父母,来发泄自己倍受的冷漠之苦。大洋又用更加冷酷的防守战术,报复来之小绢对他心中母爱的伤害。
    从小绢和大洋的关系看出,他们属于那种男人还维持在儿子找妈妈的状态,女人维持在女儿找爸爸的状态的男女。这种男女之间的关系,也许很融洽,但不会是成熟的男女关系。在建立伴侣关系时,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本质上他们都是想获得一些无法从父母那里得到的东西,潜意识里他们寻找的是父母亲。这样培育出来的连结关系就会趋向于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关系。但婚姻里的他和她,毕竟不是自己的父亲或母亲。当一方不能继续感受到另一方的父母之爱,或者一方在另一方面前,已经表现出父母般的严厉、唠叨、控制时,新的连结关系就会质变,或是裂变。
    其实,这种婚姻是大有存在。伴侣关系从热恋到婚姻,迅速转战到了原来家庭的亲密关系与纠葛之中,他们不断躁狂、不断抑郁、又不能断裂婚姻关系的现象,似一种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但这种关系的背后,潜抑着他们各自的与原生父母斩不断理还乱的亲密关系。
    躁狂抑郁是一种内心伤害。作为一种情感性精神障碍,躁狂抑郁症患者,病在他的情绪、感受损害的精神范围。躁狂、抑郁都说明他有早期基本愿望受挫、表达受伤害的攻击性被抑制。如果是一个有抑郁素质的人,在今后的人际环境中容易被诱因触动,表现得抑郁或是躁狂。婚姻中,夫妻的吵架、哭闹、跟踪、抱怨、暴力等都是一种躁狂症候,一种凸现的战争。双方就像闷久了的火药包,一旦有导火线,可即刻宣战。如果他们的躁狂势均力敌,说明他们彼此感到伤害的程度差不多。是什么受到了伤害呢?那一定是情感性的东西,或许是自尊(面子),或许是爱欲遭逢打击、挫败等。如果双方弄得疲惫而歇息了很久,当躁狂再次卷土重来,双方又都愿接招,说明他们的心确实伤得不轻。并深感自己很有理由、对方太恶劣。一个人在另一个人面前决不妥协,本身就说明在捍卫自己的正确性,不被强敌压下,证明我还有不服输的勇气。迎战对方的躁狂,本是双方都在表达自己那颗脆弱的心儿“被你刺痛”的愤怒。
    婚姻若出现了抑郁症候,那是两个人陷入了更深的伤痛中。一般男方表现出精力不支、工作倦怠、酗酒、性功能障碍等,女方常表现得孤枕难眠、封闭自我。双方的关系以一种凄凉而超级平静的冷战僵持着。双方抑郁的背后是同一种心境:爱被剥夺。自闭在家的一方,体验着被冷落、被拒绝,同时积累着敌意与仇视。逃避在酒吧、麻将圈里的一方,压抑着焦虑和恐惧,焦虑的是婚姻有太多的麻烦与无奈,恐惧婚姻里隐藏的陷阱与伤害。他们内心的伤痛,以各自特有的方式,默默地、孤独地忍受着。婚姻抑郁期,表示夫妻双方既无独处(分手)也无相处的能力。
    躁狂抑郁是一种情感需要。在婚姻的战争里,躁狂和抑郁使交锋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使婚姻关系陷入了敌对共生状态。如果婚姻没有因谋杀、自杀、遗弃、离婚而终止的话,双方都还能在关系里找到一定的满足。至少他们可以在对方的失败里感觉到一些快意,在对方的错误里寻到挑衅的目标以满足自己的攻击欲望。
    躁狂、抑郁还可以体现夫妻更深层的情感需要。比如前面案例中的小绢,她从小那份对父母关系和谐、恩爱的渴望,在大洋的父母关系里感觉到或满足到了,但她不自觉地用嫉妒投射了对自己父母婚姻不满的情绪;她内心潜抑的对父亲“遗弃”她们母女的怨恨,在她的婚姻里,以歇斯底里发泄给了自己的丈夫大洋,无意识满足了受压的攻击欲。而大洋,坚持不解地还击来自妻子的进攻,是想彻底报复和惩罚她的怨妇情结;他不想离婚,潜意识实现着他对小绢报以的“她能回到过去那玲珑可爱的她”的幻想。
    婚姻一旦进入躁狂抑郁的痛苦,两人又不能因痛苦而分离,那么,这份痛苦肯定有他们双赢的东西。不是吗?因为只有在痛苦里,人们才有正当理由将敌意外泄,这是个人解决因愿望挫折而造成痛苦的一种方法。有点像以毒攻毒。许多很痛苦而又纠缠在痛苦中的婚姻,不得不使人承认相互仇视的吸引所在。夫妻双方在相互敌对中,不仅能得到某种程度的畅快,还能把自己不快乐的责任移置到对方身上。事实上,人们有时候就是因为这样的好处而相互接近。
    虽然导致婚姻裂痕的因素很多,但如果伴侣们是带着个人情结在婚姻里战斗,躁狂抑郁便会成为他们相互伤害的武器。躁狂状,各自表达着很生气!抑郁状,表达着各自生气得很累!这都是他们自我防卫的需要。如果一方认为自己的感情被对方所伤,那么一定要为抚平创伤而努力。抚平创伤者理应是致伤者,但往往受伤的一方控制不住地躁郁发作,使对方防备都来不及,便无力产生疗伤者的姿态与能力。接下来,未能愈合的伤口之疼,将成为伴侣一方继续报复或讨债的动因。在不离婚的关系里,疗伤的可能性也许存在,毕竟偿还情感债务的冤头还在。
    所以,婚姻里的躁狂、抑郁症不能不说是人们的一种情感需要。幸福美好的感情是人们需要的,澄清恩怨、释放仇恨也是人们情绪情感的需要。“我得不到幸福,你也休想得到”和“你使我不快乐,我也让你不好受”,通常是人们解决情感伤害的一种办法。如果不是长相处的关系,这一方式没有太大危险,但若在两性关系里坚持使用,将是婚姻战争升级的具有破坏性的方式。
    婚姻躁郁症的治疗:
    个体躁狂抑郁症,是通过药物锂盐治疗。神经性抑郁症,是通过心理治疗。婚姻躁郁症,必然要通过婚姻心理治疗。当然,也可以学会自我分析治疗。
    学会协调纷争。躁狂,意味发怒的主动攻击,抑郁代表被动进攻。两者都深动说明了,夫妻双方都存在满腹委屈,其脆弱的心都在被对方所伤击。知道了这一点,就应该知道何时停战,这是明智的选择。本是同病生,何须自相残?停战之后,需要相互疗伤:首先查询对方的伤情在哪里。打闹留下的表面伤痕不算,要确认对方内心情感的痛处所在。比如是否有被羞辱的伤害?是否存在被欺骗的恐惧?其次,要彻底交换意见。如果伤害来自误会或来自无意识,需要澄清真相、消除误会。同时,要交换双方妥协的诚意,表明“我的伤,跟我有关,你的伤,我会负责”。这样的姿态,能使同病相怜的人成为深爱的伴侣。
    放弃原有的关系。原生家庭中没有处理好的问题,是婚姻关系出现障碍的主要原因。要改善和发展婚姻关系,就必须慎重地评估原来家庭带来的价值观和生活模式,并相互交换其中对伴侣关系发展有益的部分。若能反省到自己还处在儿子找母爱,或女儿找父爱的状态,就必须放弃最原始的亲密之爱。当然,如果在婚姻里的相互厮杀,是在“报仇雪恨”自己最原始的亲子关系之愤恨,就必须把这份怨恨撤离,想一个较好的办法把它还给原来家庭的父母,至少还给婚姻对象的清白,还给另一半真实的他(她)自己。其实婚姻双方,都肯定拥有对方所需要的部分,只要彼此需要对方所拥有的,双方也心甘情愿给予所拥有的,同时能保留彼此的差异,他们虽不完美,但却是最平等、最和谐的幸福之人。
    更新观念与能量。人类的情感发生是有缘的,是有所为而发。也就是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爱和恨的情感反应之缘故,很大程度上就在于人的思维和智能活动。无论是躁狂抑郁的人,还是婚姻中躁狂抑郁的伴侣,都显示着较差的智能与思维、或性格缺陷。比如,带着“男人天生就花心,男人不可信”信念长大的人,在恋爱婚姻中,会特别敏感、猜疑、防御心重;怀着“娶鸡随鸡嫁狗随狗”传统观念的人,会无原则地服从,终其一生找不到个性、找不到自我,潜伏着付出与获取不平衡的冲突;信奉“没有爱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的人,是容易患上婚姻恐惧症的人;坚持认为“个性相近、价值取向相同的人结婚才能幸福长久”的人,是那种结了婚又离婚、再结再离,总也找不到幸福长久的婚姻的人。真正不快乐的婚姻,是结了婚的人,他们那种种不成熟的思维和个性特征,他们对婚姻肤浅而偏执的陈腐观念,以及他们对婚姻抱有的过分夸张和完美的幻想所致。
    要消除婚姻的躁郁症候,就要更新观念、完善个性。在伴侣关系中要保持彼此的吸引力,双方就必须不断地补充男性和女性的能量,多学习多充电,保持各自的魅力。婚姻是一个容器性的关系系统,有太多的责任与要求,需要每个人既能接受对方我所需的,也能抛给对方他想要的;需要接纳对方我不喜欢但属于他的特点的东西,也能容下彼此存在的糟糕或缺陷。婚姻又像一个熔炉,她既是爱的奖赏,又是爱的代价,她需要在其中的每一个人,怀以真诚之心修炼自己——性格与智慧、尊重与爱的能力。
机构简介
咨询指南
机构资讯
媒体专访
推荐资讯

从“郁闷”到“抑郁症”有多远

此文载于《养生杂志》2015.1 郁闷是现代社会的一个高频词汇,在很多场合都能听到。抑郁症往往从郁闷发展而来,而且并非一日之寒。 在高竞争和高压力的现代社会,很多人会长期面临一些抑郁情绪,时间一长,有些人甚至会生出自己患上抑郁症的想法。而且,他们

蓝天金牛心理咨询中心

地      址:成都市金牛区交大路银河北街188号

         (华宇·锦城名都2-1-1503 室)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上午9点 — 晚上20点

预约电话:028-61996882 13348971989

               13980015187

蓝天武侯心理咨询中心

地      址: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27号新希望商鼎国际

         2栋2单元1307号(人南立交旁,凯宾斯基饭店对面)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上午9点 — 晚上20点

预约电话:028-85046516 18030651827

               18615718227

蓝天精品亲子课程中心

地      址:成都市金牛区交大路银河北街188号

          (华宇·锦城名都2-1-1503 室)

预约电话:028-61996882 13348971989

地 址: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27号新希望商鼎国际

         2栋2单元1307号

预约电话:028-85046516 18030651827

  • 240846020
  • 128450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