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成长烦恼 >

熊玲:通向完美犯罪的梦

发布时间:2020-01-27 14:02  点击数:
导读:并非奇异的梦 20出头的庆庆,清秀帅气,阳刚而温柔,他在父母眼里是一贯懂事的宝贝,在老师眼里是优秀生,在同学心里,是女生的白马王子,是男生羡慕嫉妒恨的对象。近来,他被自己的一个梦困扰,说是头一次做了令他感觉激烈、奇怪的梦,欲求解。 梦境:傍晚

 

 

并非奇异的梦

 

 

20出头的庆庆,清秀帅气,阳刚而温柔,他在父母眼里是一贯懂事的宝贝,在老师眼里是优秀生,在同学心里,是女生的白马王子,是男生羡慕嫉妒恨的对象。近来,他被自己的一个梦困扰,说是头一次做了令他感觉激烈、奇怪的梦,欲求解。

   

 

梦境:傍晚,一伙同学来家玩耍,之后剩下一个男生要求继续玩,我说不能,因太晚了,我妈妈要回来了。妈妈还没回来,我便出去接她。走到一条朦黑的小街上,突然看见有两个人夹住我妈妈,其中一个人用刀砍向妈妈的脖子,我心急肉跳,快速冲去,按住那个人,夺过刀,把那人砍死了。妈妈脖子有带血迹的伤,但有惊无险。

 

 

庆庆做此梦的前日,学习生活照常,无特殊事件发生。他回想此梦,感觉后怕,离奇诡异,妈妈平时从不会很晚在外的,她为人善良,没有仇人,什么人想要杀她呢,怎会做这样的梦呢,这梦在说明什么呢?

 

 

庆庆对在梦中情绪感觉的描述:先是开心,之后着急、害怕。对梦的几个情境、意象的反复感受和联想如下:一伙同学——有男有女,感觉是不认识的,但在一起很开心。剩下的那个男生——也不是现实里的某个同学,很帅很温情,感觉他想跟我单玩,我也想,但克制了。去接妈妈回来——感觉天晚了,很担心妈妈。持刀的两个人——像是电影中的那些绑匪,凶悍。按住绑匪,夺过刀砍死了他——感觉既紧张又爽快。救了妈妈——感觉松了口气。

 

 

 

 

梦的隐喻

 

 

如果对此梦取一名称,我称它为:通向完美犯罪的梦。此梦,隐喻地表达了爱恨纠结的母子关系。现实中,庆庆与父母的关系非常友好,跟母亲的关系更亲密。

 

 

通过对梦与现实生活相联系的感受,和深入分析,庆庆觉得梦中一些意象的含义、疑惑是:所不认识的“一伙同学”是自己对群体交往的愿望;“剩下的那个现实不存在的男生”是自己渴望的情感对象;“绑匪”是欲反抗的自我部分。庆庆也明白了自己想反抗的是什么,但他不理解自己,为何有两个绑匪的破坏力?对母亲何以如此大的仇恨?对梦中借绑匪杀母的含义,令他内疚不已,感觉自己像个罪人。

 

 

庆庆的疑虑和感受本身,又说明他很不喜欢破坏欲,很讨厌仇恨,不接受反抗的。当然这一切,也因他不了解自己,其实他是有被埋藏、被压的那些愿望的。

 

 

即使有对母亲的敌意,那也只能通过梦,并化妆成绑匪予报仇,且最后还必须杀掉扮成绑匪的自己,救出母亲。这是人性的伦理(超我)准则。

 

 

但,是什么构成了爱恨交错的母子关系?恨的是什么,何以要杀戮才解恨呢?

 

 

庆庆的情感取向是同性恋。恋爱不久,不慎被父母知道,父母如五雷轰顶。面对父亲的憔悴、母亲的以泪洗面和“你若真那样,就别想再见到我们”的压力,庆庆妥协了。他说,为了父母,也为自己想做一个“像父母那样正常的婚姻人”,决定一定要改变自己的情感取向。可是,这个“通向完美犯罪的梦”显示出,庆庆令人担忧的决定。很难预测,他能否因“为了父母也为了自己…”而完成性取向的改变。

 

 

回到梦的重要功能,是通向人潜意识的桥梁。庆庆的梦还透视了他潜意识的什么呢?

 

 

这梦,不仅反映了梦者的同性恋需要的激烈冲突,还反映了梦者的隐性人格特征。所谓隐性人格,就是我们所压抑的人格,表面上看可能我们跟这个人格不沾边,其实它不过是被压抑到更深的地方去了。表象上,庆庆是一个非常乖巧懂事的孩子,但他梦里的两个绑匪,隐喻了他个性的攻击性、霸气,只不过被藏匿了。

 

 

梦里的两个绑匪和绑匪的弑母行为,隐喻了他对母亲的极端愤怒,只是被深深隐藏、压抑着。

 

 

梦,还反映了儿子对母亲的深刻依恋,他们上演的完美犯罪,或叫彼此完美的伤害。首先看儿子的犯罪:梦中弑母。他很巧妙地实现了这一罪行:通过绝无人知晓的潜意识,且是借绑匪之手杀掉母亲,既躲过了法律的制裁,也规避了道德良心的惩处。这一角度看,儿子弑母的方式确是很完美。

 

 

问题在,儿子为何有弑母的无意识动机,愤恨为何如此大呢?毫无疑问跟母亲的作为有关,是母亲过去对孩子的超控制性养育方式,使庆庆习得性地克制自我、乖顺、努力学习、母亲开心...为生活常态,也自然有了诸如一贯懂事的宝贝、学霸、偶像等自我形象。可代价却是孩子自主性的压抑。换一种角度理解,庆庆用他的完美自我,扼杀了自己的创造性和攻击欲,但要痛快实现这一扼杀,唯有通过梦——杀死绑匪。梦里的绑匪,既可代表“执法”的超我,也可代表“野性”的本我。

 

 

 

 

这里很隐喻地表达了两层含义,第一层:母亲象征自己的女性特质,代表执行禁忌的超我(绑匪)欲割掉她,但又拼命要保住她,这隐喻了梦者对女性身份的认同,或说梦者的同性恋冲突背后,是倾向同性恋选择。更深层的隐喻:割掉母亲的脖子,象征梦者男性和女性双重自我的阉割焦虑,或双性恋角色。第二层:梦者的内部,母亲象征控制性的超我,与绑匪象征叛逆母亲的本我的厮杀中,梦者选择了牺牲本我。所以,在母亲与同性对象的决斗中,只有除掉代表本我的同性(绑匪),方可保住恋母和母爱的需要。

 

 

通过对庆庆完美犯罪心理的理解,我们再次想说,那些爱恨纠结的亲子关系,都如庆庆跟他母亲一样,彼此是深爱对方,但彼此也都是对方完美的伤害者。这里头的始作俑者,不是孩子以及孩子的可怕行为,而是父母,以及父母无意识的剥夺性养育方式。

 

 

梦是愿望得以满足的无意识乐园。无论是好的愿望,还是恶毒的想法,你都尽可能在那里释放与实现。如果我们在现实里,始终得不到承认的需要,或总是遭遇打击的想法,都会被挤到潜意识,以梦形式呈现出来。

 

 

因此梦是一个了不起的地方,不仅欢迎你的白日梦,也容纳你的犯罪行径;梦还是一个深邃的智者,能婉言直露——你内心本来的自己。梦里的我们,无论是欲望还是情绪还是冲突,都没高低好坏贵贱之分,那都是自己真实的部分。看清它们,然后理解和协调它们,这便是梦的价值所在。

 

 

婚姻家庭
情感困惑
同性恋
婚外情感
强迫症
恐惧症
焦虑症
抑郁症
失眠
职业规划
人际交往困难
情绪疏导
亲子教育
厌学网瘾
成长烦恼
升学压力
推荐资讯

熊玲:牺牲者的迫害

(一)对两条新浪微博的回复 松松:熊老师,我想知道怎样跟更年期的爸妈相处?我快烦透了。从小到大,他们总是打打闹闹,从未停歇,我真的觉得自己很累,一直想让他们关系好一点,似乎我的努力没多大效果。我爸向我说我妈不是,我妈又向我说我爸不是,我夹在

蓝天金牛心理咨询中心

地      址:成都市金牛区交大路银河北街188号

         (华宇·锦城名都2-1-1503 室)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上午9点 — 晚上20点

预约电话:028-61996882 13348971989

               13980015187

蓝天武侯心理咨询中心

地      址: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27号新希望商鼎国际

         2栋2单元1307号(人南立交旁,凯宾斯基饭店对面)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上午9点 — 晚上20点

预约电话:028-85046516 18030651827

               18615718227

蓝天精品亲子课程中心

地      址:成都市金牛区交大路银河北街188号

          (华宇·锦城名都2-1-1503 室)

预约电话:028-61996882 13348971989

地 址: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27号新希望商鼎国际

         2栋2单元1307号

预约电话:028-85046516 18030651827

  • 240846020
  • 128450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