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文章 > 神经症 >

熊玲:焦虑症的分析与治疗【修订版】

发布时间:2021-05-03 09:39  点击数:
导读:(注:本文选自我的《精神分析治疗神经症》系列课程) 治疗焦虑症,严格意义上是对焦虑现象做探析,最终做到对焦虑的重新理解。精神动力学治疗焦虑症,主要以释梦,分析移情、阻抗等技术手段,探析人格或无意识层面的自我。 (一)动力学释义焦虑 面对焦虑症

 

 

 

(注:本文选自我的《精神分析治疗神经症》系列课程)

 

治疗焦虑症,严格意义上是对焦虑现象做探析,最终做到对焦虑的重新理解。精神动力学治疗焦虑症,主要以释梦,分析移情、阻抗等技术手段,探析人格或无意识层面的自我。

    

(一)动力学释义焦虑

 

面对焦虑症,治疗师需考虑:你将焦虑作为症状处理,还是释义它的精神动力学根源?

 

(1)若处理焦虑症状,可借助:自体训练,生物反馈训练,冥想放松,自我指导训练等技。

 

◎下面绍一种“自我指导训练”。这是梅钦鲍姆  (Donald Meichenbaum)发明的一种处理焦虑的技术。他认为在应激情景下,人们会对自己陈述一些东西,如自动思维一样,这些陈述有时候会加强焦虑程度,让人无法采取有效的行动。自我指导训练是教会来访者消除负性陈述,使用有效的陈述,到达缓解焦虑。

 

◎ 自我指导训练分四步进行:

 

 

第一步:为应激事件做准备

 

你不得不做的事情是什么?

 

你可以制订一个计划来处理这件事;

 

想一想你能做些什么,这比焦虑要好得多。

 

 

第二步:面对和处理应激事件

 

告诉自己:你可以接受这个挑战;

 

这句话可以成为一种支持:暗示自己能应付挑战;

 

放松:你能控制局面,缓慢地深呼吸。

 

 

第三步:应对被焦虑吞没的感觉

 

当焦虑来的时候,暂停一下;

 

集中注意力在眼前的情况:你必须做的事情是什么? 

 

你应该期望自己的焦虑提高;

 

不要试图完全消除焦虑:只要保持它可以管理就行了。

 

 

 第四步:强化自我陈述

 

成功了,你做到了;

 

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啊;

 

你比以前对恐惧的理解更深刻了;

 

你那些想法才是问题,你能控制这些想法,就能控制焦虑。

    

◎ 来访者学会这四步自我陈述后,治疗师还需要让患者不断练习和强化这些自我陈述,可以通过角色扮演、想象技术来进行。

   

(2)若释义焦虑动力,那努力的目标是还原焦虑本相,即认识焦虑是谁,来自哪里?

 

◎ 治疗师在面对焦虑症时,容易感受到来自对方的焦虑(或叫反移情)。治疗初期,建立同理性的关系很重要。

 

◎ 感受和处理自我焦虑。释义焦虑前,治疗师可自问一些问题来提高自我的觉察力:我现在的情绪是什么样的?我焦虑时我意识到,感受到没有?是什么让我为这位病人焦虑?我的焦虑的表现是什么? 我怎么来处理焦虑?在和焦虑的人接触时,我的反应是什么?我可不可以采取其他的方式来回应焦虑的人?平常时,治疗师可进行自我放松训练和自我催眠。

 

◎ 与焦虑症交流的过程中,治疗师的焦虑若能自我意识到,并通过体验这种焦虑来理解来访者,有时需适当表达自己的焦虑感受,会对治疗起到促进作用。

  

 

 

 

(二)对广泛性焦虑的治疗

 

(1)动力学治疗比较适合广泛性焦虑症,但对惊恐障碍、现实焦虑症、反应性障碍等治疗的效果不佳(对惊恐障碍,需要抗焦虑药物治疗;认知行为疗法对惊恐障碍有一定疗效)。

 

◎  有关精神分析的理论中,Glen O. Gabbard提出:人在心理发育的每个时期,都会产生一定量的焦虑特质,故设计出了心理动力学的焦虑层级表:

   

焦虑的发展层级

 

  超我焦虑

  ︱

   阉割焦虑

    ︱

    丧失爱的恐惧

    ︱

    分离焦虑

    ︱

    被害焦虑

    ︱

    失整合焦虑

    

◎ 动力学治疗(释义)在初始访谈后,可根据上表对来访者的焦虑进行评估。然后就焦虑在人格组织中的定位也需要评估。

 

 

 

 

 

(2)  现代精神分析在技术上有许多变化

 

◎ 主要是治疗设置的转变,如治疗师的中立、被动、隐身,对被分析者的坐姿、疗程与间隔时间等传统要求上的设置有所改变。治疗师变得比较主动,不用避免反移情,而是利用反移情进行治疗,治疗师和患者可以对面相坐,疗程可以缩短,不在意解释的深度,很关注此时此地发生了什么。但有人认为,这些转变破坏了精神分析的本质,不能称为精神分析,而应该称作分析式心理治疗或心理动力学治疗。

  

◎ 激进派的精神分析学者认为,只要治疗师是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理解患者,治疗目的使人格改变,则任何治疗方法都可以称为精神分析。

 

◎  精神分析和存在人本主义一样,其治疗技术没本质差异,其治疗目标高度一致。若说神经症的治愈意味着人格改变,那么精神分析的任务,是使神经症者知道自己人格的症结所在,以整合冲突性人格;存在人本治疗是使神经症者懂得,改变个性意味着承认和接纳自己个性的每一特殊性,并须去建立、践行自我“兴趣和价值相结合”的目标。

   

 ◎ 若说人性本焦虑,那么判断正常或病态焦虑并不在焦虑本身,而在于个体对焦虑所作的反应。所谓正常焦虑,指我们的客观处境,与我们的内在担忧是相称的。另外,最单纯而深刻的应对焦虑,是一种理解:我焦虑故我在。你悦纳焦虑,也就化解了焦虑。

 

◎ 对一个焦虑症的完整治疗,精神分析是拓荒者,她履行着对某项“工程”任务的探索与开创性工作;存在人本疗法则重视对某“工程”任务的整改,寻求新出路的工作。在我们的心理地位中,精神分析像犀利而富有理性智慧的父亲,存在人本治疗像柔韧而富有情感智慧的母亲。

 

 

青少年心理
婚姻情感
神经症
职场心理
推荐资讯

熊玲:真实体验的回应【修订版】

以主体间精神分析视野,治疗存在性不安(之三) 强调主体间关系、在关系中予真实体验的回应,是主体间精神分析的基本立场,也是贯穿整个分析过程的视野。来访者在此时此刻的表现,无论如何异常都是他当前所想要传递给我们的信息。异常的行为和语言之中都包含

  • 240846020
  • 128450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