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文章 > 神经症 >

熊玲:论失眠【修订版】

发布时间:2021-05-02 11:18  点击数:
导读:(一)失眠者被观念催眠 01 医学上对睡眠的研究认为,成人的睡眠需要因个体差异不同,有长睡眠型9-10小时,中睡眠型6-7小时,短睡眠型4-5小时,都属正常。可很多人的概念中,把偶有段时间只睡4小时,或有入睡难、早醒、浅睡、多梦等单一表现,给定为患了失眠

 

 

(一)失眠者被观念催眠

 

 

01

 

医学上对睡眠的研究认为,成人的睡眠需要因个体差异不同,有长睡眠型9-10小时,中睡眠型6-7小时,短睡眠型4-5小时,都属正常。可很多人的概念中,把偶有段时间只睡4小时,或有入睡难、早醒、浅睡、多梦等单一表现,给定为患了失眠症。你随时能听到失眠者的苦诉——

 

A:失眠不是病,却比病折寿命。所以我最怕失眠,但没想到越怕啥来啥...这一个月了,我每天晚上辗转反辙睡不着,痛苦死了。

 

B:我失眠症10几年了,什么安眠药、保健药对我都不起作用...没办法,真是折磨人。

 

C与她朋友的对话——

 

C:最近我每晚失眠,好苦恼。

 

朋友:每晚失眠时你都干啥?

 

C:啥也没干,怕更睡不着,躺床上东想西想...也不敢吃安眠药,怕依赖药。

 

朋友:那能睡多久?

 

C:最多4小时吧,但我一贯要睡7小时以上,不足5小时我觉得没睡够。

 

朋友:没睡够影响到什么没,比如身体,工作?

 

C:目前没影响,但心里担心,若继续失眠肯定会影响我的容颜,我的身体和工作啊。

 

朋友:假如把你的失眠,和引起失眠的原因如某种压力,视为两个要解决的难题,你觉得哪个重要,或先解决哪个?

 

C:失眠的原因?好像没有,工作上确有压力,但有压力很正常,不是问题啊。失眠才恼火,必须先解决,因它对健康、生活质量的负影响太大了。

 

朋友:你是说,失眠是致一切问题的原因?

 

C:是这样。

 

    

 

02

 

失眠者的苦诉,表达了他们对失眠的恐慌、抗拒心态。

 

人对睡眠的需要本是由身体决定,但当人的心思变重、头脑变大后,很多该听从身体感觉的事,全被头脑给控制着,要谨慎预测事物的“对错、风险”,都未必能做决定。听失眠者的苦诉就知,是他们对睡眠的独特而偏执理解,确定了失眠,而他们对没睡着的执意反抗,促成了失眠症候的存在。

    

大多失眠者,知道自己失眠的原因,也想尽了办法治疗失眠,但无果。这本身就说明了失眠者有一重要的不知道,即是他的身体不需那么多睡眠;还有一重要的不知,是他抗拒失眠的种种努力,令他亢奋于失眠中。

     

失眠意味着清醒。但失眠者只感到“睡不着很恼火”,不觉得“我清醒很恼火”。他们醒着在做啥?形式上在睡觉,实际在做一件要紧事:与失眠斗争。这却是,人在睡床上从事着复杂、高强度的脑力活。

    

不难看出,失眠者的意志强迫他要上床“睡觉”,而失眠者的思维定势,又强迫他进入了抵抗“失眠”的兴奋状态。

    

 

03

 

我们在观察事物的时候,总是用已有的概念或已有的判断方式对事物进行解读,在解读的过程中自然把事物分为了好或坏,安全或毁灭两块。可许多事物是不能用好坏来解释的。

 

若你内心强烈感觉被观察之事应该是什么的时候,它就会是什么,但同时会疏漏不支持你观点的其它信息。当你亲近某一种记忆内容和相关观念,你不自觉中会被此记忆激起的一串观念所牵动,所感染,类似被某种力量催眠一样,由不得自己,只能被动服从“激起的观念联想”,看不到其它真相存在。

    

人思维过程的一重要部分,是通过言词理解某种关系。精神分析告诉我们:“人的意识观念包含着具体观念和与它相应的言词观念,而无意识观念只是事物观念本身。人在对事物的观察中,前意识系统(下意识的)通过把具体观念,和与它相应的言词的言语观念联想起来,而引起了这种具体观念的过度精力发泄”。正是这种发泄,在心理上产生了较高级的组织,它像个智囊团一样,指挥着人现时的思维活动。

    

    

04

 

上面的C,就被“思失眠”搞得无法入睡的。每晚睡之前,失眠这个意向,如幽灵般游荡在她脑海,不断提醒她居安思危:黑眼圈、苍老、记忆下降、早衰、该如何办才好?

    

C并不知是她的思失眠,迫使她神经亢奋而陷入“危害与反危害”的强迫性思维。而跟C一样的失眠者,外部的各种压力,仅是失眠的诱因,失眠本身,既是他们恐惧的原因,也是他们用“障碍、毁坏、不该”等言词解读失眠与身体关系的结果。虽然,他们意识上很恐惧失眠,但无意识反映的是恐惧丧失,一种对健康、成就、荣誉等丧失的深层恐惧。失眠的象征含义是失控,所以说很多人对失眠的恐惧,映射了害怕失控,对凡代表自我存在的失控恐惧。

 

    

 

(二)如何善待失眠

 

 

01

 

既然失眠不是病,就谈不上治它。若把失眠看成一种病,理解它的含义,就是治疗。

   

前面的讨论中,已呈现了一些应对办法。人害怕什么,是可以从他害怕的对象身上找到某些真相。比如,人害怕患不治之症,根本上说是对死亡的本能恐惧,也可说是对健康永生的无意识欲望。那么治疑病恐惧的最佳策略,是放弃健康永生的幻想,接受疾病、死亡是生命旅途的应有状态。

 

我想起一则故事,说某人患失眠10余年,找到一位治失眠的医生,医生告诉她:要根治你的失眠,必须听我的,能做到吗?患者很高兴:只要能根治,我全听您的,一定做到。医生说:从今晚开始连续3昼夜,你不能睡觉,即使睡也不能睡着。第三天患者去找医生说:医生,我让您失望了,这两晚上我喝了浓茶都要睡,还睡着了。

 

这虽是个笑话,但隐喻了信念所具有的动力与催眠效应。

 

 

02

 

如果人们感兴趣,你可以观察那些诉苦失眠了好几年,或10几年的人,他们的身体其实很棒,没得病;你观察他们的言行举止可知,他们的精气神其实很旺,没毛病。

 

善待失眠,是觉察失眠对你的意义?或许它是你生命激情的象征,但你无意识压抑了某种激情。失眠本是某种提醒,如,无须深究它与健康的关系,但须考虑体现你生命价值的东西是什么?考虑该如何运用你旺盛的精力?该兑现你哪些需要,以释放你生命的激情?

    

 

03

 

失眠是在预示,你生活中滞留有待解决的心事。你需实际地去看见它们,将潜在的夙愿意识化,从而实际地去解决或完成它们。

    

失眠更是警示,你存在很大程度的个性与思维局限。你是否愿选择改变,选择学习与更新观念?有位哲人说,如果每天少睡2小时,你就多活了10年。

     

睡眠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失眠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你与自己的某部分为敌,不外是自己跟自己作对。因此要拯救睡眠,就与失眠化敌为友,你不斗它,它也不犯你。

    

 

青少年心理
婚姻情感
神经症
职场心理
推荐资讯

熊玲:真实体验的回应【修订版】

以主体间精神分析视野,治疗存在性不安(之三) 强调主体间关系、在关系中予真实体验的回应,是主体间精神分析的基本立场,也是贯穿整个分析过程的视野。来访者在此时此刻的表现,无论如何异常都是他当前所想要传递给我们的信息。异常的行为和语言之中都包含

  • 240846020
  • 128450380